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品堂的思想轨迹

感恩前人,为我们留下他们的历史,使我们知道,他们也曾经在这个世界喜怒哀乐生活过,

 
 
 

日志

 
 
关于我

中卫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成员,市文化馆副馆长,市小提琴学会会长。早年在中央民族大学、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培训学习。历届省级专业技能大赛,美术、摄影、书法、小提琴演奏均获得多次金、银、铜奖。4次县委政府立功授奖。2011年被评为中卫市优秀共产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半个世纪前上海文教大队人员支援中卫的往事  

2013-06-24 18:1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个世纪前上海文教大队人员支援中卫的往事

                                                                                逸品堂

------------------------------------------------------------------------------------------------------------------------------

73971222072295781.jpg
 

4265478_600.jpg
 

5ebc4102b50ed6533912bbb2.jpeg
 

20096231914.jpg
 

441352763485183121.jpg
 

20115111891693218.jpg
 

------------------------------------------------------------------------------------------------------------------------------

          1958年阳春三月,张幅宽被批“透”批“臭”之后,正式加冕并戴上那顶桂冠。同年秋,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中央从京、津、沪等大城市抽调一批人员支援宁夏。1958年10月21日张幅宽动身离开上海,上车一会儿,车轮转动,列车开动了。大家戴上白底子蓝边的“上海支宁文教大队”的胸章。火车在音乐声中离开上海。生性闲不住的张幅宽,一骨碌攀上车架,替那些拖家带小的人们整理大包小包行李包。不一会儿,广播员用温和的语气对“文教大队”的两节车厢播出“请不要随便走动,不要随便下车,不要随便串厢”的广播。这是提醒,也是警告!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接着,宁夏派来上海接人的文教厅干部王失拮步入张幅宽车厢介绍宁夏概况,张幅宽这批人员都听得很专注,很有兴趣;因为这是我们欲奔向并将在那里生活、劳动、思想改造和力争有个立业落实的地方。
        坐了两天一夜的硬席,到达兰州,要换车子。下车时带队者规定下午三点回到车站集中。可是下车后,有的去逛街,有的去游览观光兰州的风景名胜,全分散了。张幅宽独个儿溜溜达达,走上兰州一条宽敞的文化街,一眼看见了“北京人民艺术院赴兰州献演”的海报,演出剧目:《同志,你别走错了路》,导演:夏淳。主要演员的末两位是张幅宽的同学郭维彬、于志宽。戏写的是国共两条路线斗争。顿时,张幅宽感到背脊骨似冷水浇,心里好一阵酸楚。去看看老师和同学吗?一闪念很快就打消了,这时候去无疑是神经病。一看时钟快五点了,赶紧往回走。在百货市场还顺便买了一顶回族小白帽,往头上一戴,照了照镜子,蛮好笑,像个小回民。当我回到车站时(那时兰州站还未建造是大棚),已经是万家灯火的时分了。张幅宽跑到周泽夫妇那里,正跟小贝贝做鬼脸逗乐,周妻悄声对张幅宽说:“别逗了小张,清点人数迟到的、点名不到的(记得有几个小青年不见了,永远不见了)不少。领队的还问到你呢!”我一口闷,闷坐一边,仿佛此时此刻的张幅宽好像成了犯了戒规的异教徒。
       火车到达目的地宁夏回族自治区的首府银川市,车站上树立着庆祝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的巨幅标语,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给张幅宽这一群“绝对服从”的受命离乡背井辞父拜祖抛妻别子来支援宁夏建设的人们感受一点希望、温暖和振奋!这时,想起路上的一幕幕,大家又都不敢忘记自己是列入另册的,岂能存在幻想妄念。 
       在银川下了火车,张幅宽被集中安置在银川第二招待所。住了两晚,汽车又把我们转到吴忠,在一家旅社的楼上打地铺,等待安置方案。等啊熬啊,熬啊等啊,好不容易等了一个多月,消息来了:仍回银川参加劳动。对于下放劳动,“知识分子脱胎换骨”“知识分子劳动化”,当时大家都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于是,张幅宽这批人又被汽车送往银川劳动工地。说是要从银川火车站修一条通往银川老城的公路。交给 “上海支宁文教大队”的政治任务:挖土、背土、垫路基。
       上海支宁文教大队的队员除了极少数人分到银川的中、小学外,其余的都下放到引黄灌区各队农村继续劳动。分到中卫县的三十多人,张幅宽分在中卫宣和公社杨家营子生产大队。计有:张幅宽、杨鸿图、杨华清、邢广志、陈靖夫、余勇罗、邵稼英、张锦兰、何家麟、许绍发、王凤楼、顾选伯、谭学荣朱仲庚王金耀、张树藩、盛秀棣、俞静芬袁云藩费丽丝、时国玉、庄前子、金振华、王珏、周天宝、汪定国、陈登孚、费衡之、吴祈仁、顾俊等(名字下面有横线的是者同事或相识)。
    “庐山会议”后,宁夏抓人,有跳黄河的,有跳井的,有被打死的,有饿死的……,上海人民和宁夏中卫人民忘不了这段历史,忘不了宁夏郭家庄、罗家庄农田里的三角棚,忘不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上海教师。在这些人中间有延安时期的托派,有志愿军归国战士,有南下老干部,绝大多数是被侮辱、被损害、被压迫的老、中、青知识分子。这种拦腰一砍的做法,恐怕不是伤害了一代人,而是好多代人。
       1959年秋冬,张幅宽在中卫县宣和公社杨家营子劳动,当时庐山会议“反口”、极左风正在猛吹,我们下放人员的粮卡被大队食堂强行收去,这就等于喉管被掐;紧接着全县开展双反运动(反坏人坏事),下达指标抓人。张幅宽听到公社已在抓“上海文教大队”的人,思来想去,无法可想,无路可走!当机立断,干脆,张幅宽打了个“退职回乡”报告,当即戴上小白帽,穿上羊皮袄,发疯似的奔到山河桥畔,待货车慢慢爬坡时,张幅宽即猫窜般地爬上去,等车靠中卫县城再跳下;而后在东关一家饭店,跟一位解放军大尉套近乎,两人拼桌喝酒叫菜,叫的都是熟菜,张幅宽足足喝了一瓶二窝头。别了大尉后,张幅宽打了个饱嗝儿,挺了挺身子,跌跌冲冲走进文教部。 在怀疑一切,阶级斗争为纲的“左”倾路线统治的年代里,运动中的冤假错案真不少! 1958年上海送宁夏的这一批所谓的“反、坏、右”人员,纯属莫须有,是想当然制造出来的。如今这一切成了历史,俱往矣。
          从1958年至今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已有五十五年,回顾、深思过去这段不算短的历史,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对今后正确对待和处理这批留存下来的快要谢世的老知识分子,调动他们及其子孙乃至亲朋好友的积极因素,对今天开发建设大西北是有百利无一弊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