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品堂的思想轨迹

感恩前人,为我们留下他们的历史,使我们知道,他们也曾经在这个世界喜怒哀乐生活过,

 
 
 

日志

 
 
关于我

中卫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成员,市文化馆副馆长,市小提琴学会会长。早年在中央民族大学、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培训学习。历届省级专业技能大赛,美术、摄影、书法、小提琴演奏均获得多次金、银、铜奖。4次县委政府立功授奖。2011年被评为中卫市优秀共产党员。

猫与我的故事  

2012-01-03 17:5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猫与我的故事 - 荷塘月色 - 荷塘月色                                                                                                                                                 毛丹青

猫与我的故事 - 荷塘月色 - 荷塘月色

  家猫阿熊到我家来完全是因为妻子爱猫。起先去德国留学前,她在北京的家就养过猫,一只白白的,挺胖的波斯猫。第一次去她家时,最先迎接我的就是这只白猫,它在窗台上趴着,不动,只是以非常安静的目光看我,后来妻子告诉我它并不是对谁都这样,尤其是对待一个生人,它对我如此友好绝对是唯一的!

 

  其实,我从小与猫无缘,家里没人养猫,也没谁拿猫作为一个话题。说来奇怪,包括上小学没人说猫,上了中学也没有,最后上了大学,也没哪个同学跟我拿猫说事儿。这个状态一直到我谈恋爱,头一回到妻子家见她父母时才知道猫跟我不见外。

 

  后来的经历证明,不仅是妻子家的猫不见外,无论到哪儿,只要是我见到的猫,它们都不跟我见外。以前,我做鱼虾进出口的生意,去过新西兰,在一个小渔港作业时,看见很多猫争先恐后地跑来吃鱼,但它们唯有经过我面前时都会站住不动,直到我点头为止,然后再阔步前行。难怪懂点儿中文的新西兰鱼老大说我应该姓“猫”,而不应该姓“毛”。

 

  这事儿后来跟我母亲说过,但她笑了笑,说我小时候挑食不爱吃这个那个的时候,她老吓唬我说“大老猫来啦!”,人一被吓,嘴巴就会张开,于是,她就顺势用勺子把吃的塞进了我的嘴巴里。慢慢的,“大老猫”就变成了一个可怕的代名词。

 

  儿时的记忆也许不算准确,但我确实不记得自己是否真的害怕过猫,也许只是敬远而已,从未有过什么恐惧的感觉。这一感觉一直到了最近这十年已经变得越来越明确了。因为在妻子的建议下,我已经当上了猫的主人。

 

  猫的名字是我起的,它黑黑的,胸前有两块漂亮的白毛儿,所以叫它“阿熊”!每当我读书读得犯困时,它就会盯住我,好像正在埋怨我不读书,反过来,当我坐在电脑前打字打得时间长了,它就会叫,好像是劝我注意自己的眼睛一样。

 

  我现在觉得,有猫的日子绝对是好日!

 

猫与我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