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品堂的思想轨迹

感恩前人,为我们留下他们的历史,使我们知道,他们也曾经在这个世界喜怒哀乐生活过,

 
 
 

日志

 
 
关于我

中卫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成员,市文化馆副馆长,市小提琴学会会长。早年在中央民族大学、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培训学习。历届省级专业技能大赛,美术、摄影、书法、小提琴演奏均获得多次金、银、铜奖。4次县委政府立功授奖。2011年被评为中卫市优秀共产党员。

评判小提琴老师的标准  

2011-02-23 13:1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提琴zhangyong 《评判小提琴老师的标准》
一、学习重点
什么是评判一个好的小提琴老师的标准?
上一周谈到了什么才是小提琴理论、小提琴教师要不要有理论的问题,而这又使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即,我们在教小提琴的时候(不管教师是否有所谓的“理论”,也不管这些“理论”是如何被各个教师以不同的方式理解的),作为教师应当给学生一些什么、或者说做一些什么,才可以算是一个“好”老师?这一期(总第17期http://www.violinstudy.cn/Dispbbs.asp?BoardId=22&Id=741 )《小提琴周刊》里提到:当今中国小提琴学界并不是因为遍地真理而无需争辩,而是因为真理“不在场”而不知如何争辩、甚至不知有争辩的必要性。如何才是一个好老师,而这难道不是所有小提琴教师应当立即予以解决的问题吗?

一个带着孩子来上课的家长,一般对孩子学习是否进步的判断标准无非是三种:第一种,根据老师对学生回课态度来判断学习的进度,如果夸奖赞许,则说明有进步,家长也就会“心满意足”;第二种,根据老师对学生学习的曲目数量和程度来判断学习的进度,如果数量和程度上与他们想象(或者与一些琴童家长交流后得到的情报)的基本一致,则说明有进步,也会“心满意足”;第三种,是根据考级的通过律,如果考级通过了,特别是有了好分数,就说明有进步、更“心满意足”了。当然,还有一些家长会追求更高的标准,比如比赛、音乐会、甚至从音乐到人格、修养、世界观的培养,这也是可以见到的。但就一般而言,不出刚才所说的这三种。

但无论如何,只要一个家长没有过份迷信(顺便说一句,这些“迷信”的家长数量巨大)他们所请的教师的话,更多会采用后两种方式来评价自己孩子的进步。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会以这些进步的情况来判断一个教师的“好”或“差”。当然从教师职业的角度,也许许多人会对这种功利的评价不以为然。甚至很多人会很反感,并不屑一顾,因为很显然,这是以外行的见地来公然挑衅专业的“权威”(如果真的有的话)。但是,这就是现实中的情况。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我在这里主要想引出的话题。我所想引出的话题是,假如能从某种稍微“公允”一点的“入口”——即,既不是单方面以一般家长们多少有点“外行、功利”的角度,也不是单方面从教师的所谓“专业、自以为是”的角度,来谈谈怎样才是一种所谓“好的”教学,或者找出一个多少与这两者都有关系但不是出于主观好恶的“标准”,来认定怎一个“好的”小提琴老师是怎样的问题。

我之所以反复强调Elbereth版主所说的“只要能培养出好学生的就是好老师”的合理性,是因为实际上确实如此。但是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当一个读者(特别是一个家长、学琴者)要去追问:怎样才是一个好老师(因为他们要找到一个判断好老师的依据,这样会帮助他们去正确地“拜师学艺”)的时候,任何一个家长都不会仅仅对“只要能培养出好学生的就是好老师”这样的话感到“心满意足”。所以,我们的问题正是——不管教师是否有所谓的“理论”,也不管这些“理论”是如何被各个教师以不同的方式和理解的,作为教师究竟应当给学生一些什么、或者说应该做一些什么,才可以算是一个“好”老师?

shabeida——
作为琴童家长,我可能是另类。我的真实想法是,我把音乐当作孩子的宗教,而音乐老师就是神甫。当然我无法对孩子说这些。因而我不喜欢简单粗暴、技术至上的老师。记得有个钢琴老师非常有意思,她让她的学生(学了半年了)给我表演《玛丽有只小绵羊》,学生认真地“一大二大”念念有词,我心里想这学生不是给教成傻子了吗?

Hede——
能培养出好学生的就是好老师这种说法是片面和短视的,因老师的知名度和所处的位置不同,其生源的质量有差异,好学生的产量自然有别,如果说一个差生被培养成好学生,那个老师倒真是好老师,只能说能培养出好学生的老师是个不坏的老师,但真正的好老师应该具备扭转乾坤的能力...

小搞怪——
"只要能培养出好学生的就是好老师"这句话是对的,但只是一个大概说法,是个大标题,并不具体里面有很多因素在其中,!考级只是鉴定拉的好与坏的标准,,进步的情况只是看的到的结果或是成果但不可以用这些外在的因素来判断一个教师的“好”或“差”。这样的判断是瞒幼稚的啦!一个好老师不但能使学生得到个好的成果教给他们好的技能,更种要的是其中学习的过程,
(1)心灵的沟通:一个好的老师是会让学生体会到音乐是一种美,我们是来享受它,我们不是技术的奴隶,拉琴是种快乐,应该培养我们音乐感觉,提高我们的兴趣,把你们对音乐的理解通过沟通慢慢传输于我们!
(2)培养思维:一个好老师应该让学生通过练习勇于发现问题,搞清问题的所在,打开我们思考能力,让我们处于主动状态,而不是样样把答案结果全强加于我们的脑子里,这样不但记不住,有时还感觉不到产生厌恶感!
(3)最后就是及时给与我们知识与帮助:学生学生那肯定会在学习中碰到自己所无发明白与达到的东西,那一个好的老师不应该只会示范,让我们毫无根据的去模仿,这样我们会无从下手的!而是要给与我们一些依据与理论!来拓宽我们的思维,使我们解决心中的疑惑,达到我们想要的技术与感觉!理论是重要的绝对是不可缺少的,没有理论的支撑我们是达不到更高的层面的,是无法继续的!我觉得如果一个老师具备了这些那么我觉得这应该算是个好老师了吧!
好老师对与学生来说真的很重要,不过这也是种缘分,时间不可以倒退,等我有了下一代我一定一定会为我的孩子找一个全面的好老师!

lowendal——
回楼上各位——莎贝达、Hede与小搞怪:
昨天我继续想了一下,觉得这个问题实际上很难回答。坦诚地说,什么是“好”的定义是很难下的,但是,“好”或“不好”的辨别和评判又确实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常常会发生。甚至在某些时候,“逼着”人们去做出选择。于是,就有各种各样的选择“哲学”。如果从过于抽象的层面去把握这些原则的话,可能是比较困难的。但我们似乎还有一个“实际”一些的途径可以尝试:不妨从某些“成功”(且不评论是不是“好”老师)的小提琴教师的个案入手,谈谈他们为什么好,或有哪些不足的问题。这样也许会使我们更容易明辨——什么是一个好老师的标准。

比如,张世祥教授,有很多人说张教授好,那么,具体好在哪里?他为什么好?他有哪些长处,他有哪些别的教师无法比拟的特点?比如,郑石生教授,同样有很多人说他好,我们的问题和前面一样,具体好在哪里? 再比如,林耀基教授好在哪里,王振山教授好在哪里,俞丽拿教授好在哪里,丁芷诺教授好在哪里,袁培文教授好在哪里,赵薇教授好在哪里、赵基阳教授、何弦教授好在哪里,等等。(还有很多著名的、成功的教授,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进一步,这些老师是否有一些共同点,如果能把这些共同点找出来,是不是可以作为一个好老师的参考方案?如果有的话,这些共同点又会是什么呢?

继续上文中提出的问题,我愿意把自己的观察(其实是,肤浅的揣测)表达出来,希望能抛砖引玉,引起各位老师的思考。
虽然以上各位教授我没有全部都接触到,但是,我从其中几位老师那里都得到了不少启发。而这些启发也引起了我的思索,当然下面所谈的这些观点,如果有任何偏颇狭隘之处的话,我想,那一定是我自己的眼界不足,见识太浅的缘故。但无论如何,我愿意对此进行一些思索。
比如说,张世祥教授好在哪里的问题。我是张世祥教授的学生,在这一点上,我必须对自己恩师的教学进行反思,但也希望有其他的朋友能进一步补充。在我回忆中,张老师的教学有许多与众不同之处,其中最重要的是以下几个方面:
(1)建立和完善了一套完整科学的教学计划,并严格执行,毫不松懈。具体的说,张老师从第一次上课,一直到一部作品的演出(注意,而不是考试)都有着详密的计划和严格的要求。张教授班上的学生大多了解,每个学期最后一天(即,考试结束后)最重要议程就是——所有学生一起聚到张教授家中,与张教授商量下个学期的学习计划,其中会包括校内演奏会、校外演出、比赛曲目、基本训练内容等。并且,张教授还会给我们打印出一张每个学生各不相同的“学习计划书”。其中合理安排了音阶琶音、练习曲、中国乐曲、外国大(小)型乐曲、奏鸣曲、巴赫、协奏曲、重奏等等。用一句话来总结,他所执行的标准就是“明年的计划今天就要做,今年的计划今天就要总结”。读者不妨想一想,这样的计划和执行力度,会给教学带来怎样的保证。
(2)利用一切新方法、新手段来进行教学改革。我常常感到,在张教授面前,我们做学生的总是很“落伍”。我的意思是,他总会在很多人没有目标的时候找到准确的目标,在许多新事物刚刚开始的时机抓住大多数人尚未意识到的发展前景。而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的嗅觉很灵敏”。比如说,张教授是最早利用“微机”(那个时候还不太称之为“电脑”)来协助教学的,他还利用电脑技术来建立自己教学的数据库(教学唱片数据库、乐谱教材数据库、学生档案数据库等等),这不但方便了教学,而且还提高了教学效率。比如说,由于班上的学生很多,张教授便把每一个学生的上课内容输入到电脑中,这样每一次上课只要点击学生的名字,数据库就会打开学生的档案,而历次课堂上的所有学习内容,完成或未完成的教学计划、已开或未开过的音乐会等信息都历历在目。甚至,上一节课的具体要求和评价都记录在案。对于一些想偷懒的学生(比如我自己),常常面对这些事实,在张老师面前不得不“低头认罪”。
当然,电脑技术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毫无疑问,这不可能代表张老师教学的全部),另一个部分是利用新的材料,比如,最新的乐谱、CD、录相带(当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则是不断的介绍最新的、最权威的书籍和文章给我们,他所介绍给中国人的著作可以说在中国小提琴学界是最多的。而这正是一件真正“千秋万代”的事业。此外,每年张老师都会从国外带回来大量的比赛、音乐会录相资料,并召集学生一起一边看,一边讨论。而这也就是我一直在这个论坛上重申的所谓“小提琴理论就是辩证”的现实根源。
因此,张世祥教授不断给国内带来新的认识、新的感受、新的思考、新的讨论,这正是一个突出之处。但是,除了这种“敏锐的嗅觉”以外,张教授的辛劳耕作、扎实地学问功底更是在背后难以为常人所见的一部分特点。译书就好比“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其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可谓不辛苦。不可谓不艰难。而且还要在深入理解并与作者对话的条件下才能真正把一本著作“创作”出来,我相信“翻译”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创作”。更何况张世祥教授翻译的数百万字的著作。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吗?(不妨想一下,现在还有多少教师勤勤恳恳地不断把西方的情况介绍到国内。当然是有的,但实在不多,比较出色的译本,目前只有如《小提琴八大名家谈演奏》、《梅纽因六讲》、《卡尔弗莱施回忆录》、杨凯列维奇的《小提琴演奏与教学法》等为数不多的几本。)
(3)实践、竞争、公平、刚柔并济的教学原则。
这几个原则我想分开来讲,不妨先从实践开始。
张世祥教授的“实践”原则和一些人所理解的“实践”概念是不同的。坦率地说,张老师的实践原则就是“上舞台”。在他的眼里,学生学习一首作品的最现实的目标不是别的,就是“上台”。当然,我并不是说音乐的理解、感受、以及从音乐的伟大中对人生的领悟等等不在张教授的关怀之内。而是恰恰相反,但是,这个问题更大、更重要,显然不适合在这里讨论。因此,大部分教学计划都是为了一个鲜明而直接的目标进行的,即,开音乐会。换句话说,只有你的学习计划上有一首乐曲(甚至练习曲),都要想方设法让你能够上台表演。这就避免了很多作品只被学习而不被“真正的学习”的情况——所谓“真正的学习”就是在舞台上表演。一个教师和学生一起奋力工作的目标,显然不是为了自娱自乐。而只有站在台上的学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提琴专业学生,而也只在台上被演奏出的音乐作品,才获得了一部音乐作品的艺术地位。
下面再讲一下我所理解的张世祥教授的“竞争”原则,所谓竞争原则,实际上可以理解成为一种激励学生的法则。不可否认,从艺术的角度,所谓的“竞争”可能会使某些人感到疑惑甚至不悦,但是,从教学的角度,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没有进步就会被观众遗忘。对于一个演奏家来说,还有什么会比被听众遗忘更悲哀的事情呢?为了避免将来被听众所遗忘,所以,学生必须从小学会沉着面对现实,培养自己的竞争意识。而教师如何掌握这一点,就是个人的艺术了。在此不深入下去。
至于“公平”原则,我想用张世祥教授教室里黑板上的那句话来形容会再好不过了:“我用同一把尺子,丈量我的每一个学生”。这句话的意思可以这么理解,一方面,只有统一的尺度才能对所有学生公平的提出要求,因为很显然,音乐艺术中存在着很多“事实”规则,比如,音准、节奏、对技术训练的熟练程度等等,把这些“事实”作为衡量每一个学生的标准,这是最公允不过的。另一个方面,张教授给于每一个学生一把属于自己的“尺子”,这把尺子的“底细”只有学生和教师最了解(或者可以说,学生“自己”心知肚明),但是每次上课,这把尺子就会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教师和学生的头上,它时时提醒教学过程是在怎样一种属于学生个体的尺度上被把握的。如果一个学生比以前有了进步,你应当在这把尺子上找到以往记录,如果退步,也是如此。这就避免了由于教师的任性或随意造成的教学评价错误——对学生的评价错误往往是因为没有一把适合于学生个体的尺子而造成的。
最后来谈谈“刚柔并济”原则,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因为总体上,张世祥教授是一个极为“严厉”的教师,或者说是一个非常“强势”的教授。而这一点,可能对于一些学生和家长来说,多少是不太容易接受的(因为会产生畏惧)。这里不妨讲一个学生中流传的很有名的故事——张教授“茶杯效应”。
张教授喜欢喝茶,往往会在下一个学生进教室的空档,去隔壁房间泡茶喝。但是,这段时间(一般只有5分钟)对于那个刚进门的学生来说是极为漫长的。因为,如果分钟后张老师带着茶杯笑嘻嘻地进门问你“你今天拉什么给我听?”,那么,恭喜,你今天会很走运,因为,毫无疑问,这杯茶一定带给张老师愉快的心情,那么随后的一节课中两位都会有好心情。但是,学生不可能每次都很走运,如果前一个学生上的不好,张教授到隔壁泡茶回来,就可能会问你:“今天拉什么给我听,嗯,你叫什么名字?”这时候,学生的腿肚子就开始抽筋儿了。张教授是不可能会忘记一个跟他学了几年小提琴、几乎朝夕相处学生的。当然,上课的后果一般也就不用介绍了。
当然,学生害怕老师,这是常见的现象,而刚才这个故事也只是一个流传在我们当中的有趣的“段子”而已。如果没有真正和张教授接触的人,是很难想象出学生对他的爱戴和他对学生的爱护的。但是,毕竟他是一个真正的“强势”教授,很多时候,他的严格会使学生感到畏惧,这是无法避免的事实。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张教授“柔化”一面的不足,则更多是由学生都喜爱的师母胡剑鸣教授来弥补的(或者准确地说,是“付出”的)。所以,我们常常会到她的领地(后屋带有窗户的阳台,在那里有一架钢琴,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对面的窗户和楼下的花园,顺便说一句,这个花园对我来说一直很“神秘”)去合伴奏、谈心。我们常常在被前屋的“严父”骂过之后,会立即被“遣送”到后屋,那里“慈母”会张开臂膀拥抱一个垂头丧气的孩子。这就是我所说的刚柔并济,而这种刚柔并济,带给任何一个学生的益处绝不止于课堂学习方面。
除了以上几个原则,还有一点我想补充的是,就我所知,张世祥教授的敬业是极少普通教师能够比拟的(但是很多成功的教师所共有的)。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已经很多了,这里不需要我再来介绍。我只需要举出一个例子,读者就可想而知。学校里一般规定每个学生每周上一节课。但是,在张教授班上的学生却违反常规地每人每周上两至三节课(两次专业课,一次伴奏课)。而这些另外加上的课时,学校并不会为此而多付一分钱。更不会给胡剑鸣教授额外的工资,来支付每天为十几个学生弹伴奏、练伴奏谱的劳动。
好了,今天这篇带有感情和主观特点的“分析”应该打住了,我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跟我一起来学习、研讨张世祥教授的教学特点,并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即,什么是一位“好”的小提琴老师的问题。
链接:http://www.violinstudy.cn/dispbbs.asp?boardID=29&ID=745&page=1

*********************************************************************

二、论坛焦点
[求助]练布鲁赫g小调协奏曲遇到的困难
小搞怪——最近在练<<布鲁赫g小调协奏曲>>可练的效率很不好,每次练到这个作品心里很怕!有些失望!因为里面有些技术我练了许久还是做不到,效率好低.就好比那些以16分音符的7连音11,12,22连音我根本无法使手指快速,准确,平均的连着拉出来.尤其22连音.放慢的拆开来也练了,但还是效率很低!我觉得一看到它们我头就晕,手指就没方向了!心里没底就象让我连续打快速tr我也不行,明明想好一个音打2下但一快手不听使唤了,乱了!自己听的也不流畅不平均,老师听的就无语加晕倒!有时顾着音准节奏速度没有了,有时候注意力集中在速度节奏上音准就不行了!真的有些力不重心!我该如何去解决这些困难呢?肯请大家给我些建议,谢谢了!

hede——你方法有问题,我不相信苦练会把小提学好,学琴靠的是方法和窍门,这也是小提不能自学的首要原因.给你个方法和窍门试试,你在拉N连音时按指的力度比平常按的轻一点,拉TR也是,记得告诉我结果哦..再强调一下,给你的处方是:轻按

小搞怪——我耐心的练过了,感觉手指轻按手指轻松了些,不会象以前按到后面手会抽筋而无法继续,有些解放的感觉,手指能跑了,能在指定的拍数把一串连音拉完,只是还是欠缺,拉的不是太顺,并还是不够平均,我想再花点时间能完成.谢谢你提醒!还是满管用的!

hede——说穿了,其实获得技巧的最终目标就是安装好你的左手功能调节器和右手功能调节器,并使你的左右手长上眼睛、耳朵和鼻子,并为表现音乐服务!

链接:http://www.violinstudy.cn/dispbbs.asp?boardID=31&ID=740&page=1

****************************************************************************

链接:http://www.violinstudy.cn/dispbbs.asp?boardID=26&ID=747&page=1

祝大家愉快!

小提琴周刊编辑组
www.violinstudy.cn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