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品堂的思想轨迹

感恩前人,为我们留下他们的历史,使我们知道,他们也曾经在这个世界喜怒哀乐生活过,

 
 
 

日志

 
 
关于我

中卫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成员,市文化馆副馆长,市小提琴学会会长。早年在中央民族大学、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培训学习。历届省级专业技能大赛,美术、摄影、书法、小提琴演奏均获得多次金、银、铜奖。4次县委政府立功授奖。2011年被评为中卫市优秀共产党员。

别了,上海!  

2011-11-17 22:4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了,上海! - 荷塘月色 - 荷塘月色

 往事琐记          吴仲华

 

   我这人向来思想单纯,或日愚昧,对世事和形势的估计往往过于简单,因而常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例如1958年秋冬之际,我家突然被清除出上海,我即颇感意外。我只以为,我的政治问题已得出结论:受胡风思想影响,还不至于影响我的工作,而且事实证明,业务领导还把政治性较强的节目交给我单独承担,所以我无时不在考虑要把节目办好,办出特色,让上海有更多人来关心时事,每月一次的“时事测验”就是我新设的联系听众的一项内容。

   至于你,满子:不也结案了吗?虽说你被开除公职,却照常在机关工作;虽然你还被判机关管制三年,被剥夺了公民权,但还可每月拿80元生活费,加上我的104元工资,生活可以无忧。三年会很快过去的,我相信,你只要还在工作岗位上,你就会发挥你的功能,多少能做点有益的事和获得阅读的快乐,你不会多去计较那些名声和地位上的事,你监狱都蹲过,还怕什么丢面子呢?

   但形势突变,说是什么上海搞大扫除,要把垃圾人物,即问题人物、无业游民、摊贩等等都清除出去,使上海成为清洁城市云云。果然,不久以后我们单位便开始动员支边,说是自主报名,其实早已内定人选。你反应很快,主动报了名。当消息通报到我单位时,我正同一批同事在沪郊公社的一个大队体念劳动,和农民同吃同住。此时正是大跃进开始火热的时候,我们下放干部还有一个任务是:动员农民把家里的锅灶拆掉,让农民一心吃公共食堂,多干活挣工分。对此我颇有些为难,我与那家同住的农民关系很好,人家不愿拆掉锅灶,说:没有自家的锅灶还成一份人家么?但后来还是被迫拆了,我一直很难过,觉得对不起人家,好在单位要我回去,我才同他们遗憾地告别。

   回到单位我马上明白,要我表明态度:是去大西北还是不去,我连考虑也没多考虑就决定报了名。一家人死活要蹲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别说是亲人之间,那时我家有个好保姆,是个未婚大姑娘,同我们全家关系都很好,听说我们要离开上海到很远的西北去,她表示愿意跟我们一道走。这可爱的姑娘真难得有一颗イ恋旧的心,我们当然愿意,在路上可帮我们照顾两个孩子,多好啊!很快她就真的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了,她是浙江人,在上海有她关系亲密的干娘,得知这大姑娘的行动,马上跑到我们家把她的一只大箱子拿走了,还教训她:你一走,上海的户口就没有了,你做事太荒唐!真幸好这位大妈挽救了她,也让我们日后少了许多麻烦,那时年轻,考虑事情实在不太周到。

   而我太想不到的事,却在离沪前几天发生了:我竟突然被补划为右派!本来划一个人为右派,必然要经过多次批斗,直到将其批臭,然后宣布戴右派帽子。而这次只在编辑部开了个小型批判会,批判的内容主要是我在57年运动中向党交心的材料。当时我的脑子真晕乎了,我还以为我那么诚恳地向党交了心,像祥林嫂当年那样相信已“捐过门坎”了那样安心,以为总没大问题了,现在却在我行前匁匆送我一顶右派帽子,好处可能是,这样把我清除出上海理由更充分吧。我实在想不通。如果我相信有上帝在管事,我一定会埋怨上帝不太公平了!

   就这样,我们全家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上海,最后经过有名的腾格里大沙漠奔向贺兰山下的宁夏——我们首先要到达的目的地:宁夏首府银川。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