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品堂的思想轨迹

感恩前人,为我们留下他们的历史,使我们知道,他们也曾经在这个世界喜怒哀乐生活过,

 
 
 

日志

 
 
关于我

中卫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成员,市文化馆副馆长,市小提琴学会会长。早年在中央民族大学、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培训学习。历届省级专业技能大赛,美术、摄影、书法、小提琴演奏均获得多次金、银、铜奖。4次县委政府立功授奖。2011年被评为中卫市优秀共产党员。

初识北国风光  

2011-11-17 22:4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识北国风光  

 往事琐记          吴仲华


 

 

 

初识北国风光 - 吴仲华 - 吴仲华

  初识北国风光

  这次我们被遗送到宁夏的人,加上带队的和骨干分子,可能在百人以上吧。看到一连几个车箱都是上海新闻出版界、文教单位的人,有的还曾相识。到了银川大家都分散居住等候分配工作。我们单位除了少数留在当地广播电台,多数都分配在外地各县。我家被分配暂住茌一个学校宿舍,这时才真正体会到西北的气候同江南相差甚远,我们身上还着秋装呢,这里己经下过雪了,真冻得够呛,我们一住下马上就上街买了冬衣穿上。

   在那宽敞的学校往了好几天,才分配我家到中卫县。据说此地地处黄河河套区,是个好地方。我们乘火车赶到中卫已是晚上了。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安置在行道树上的喇叭高声唱着陕北腔的戏曲。我家的住房是在一个大院内,一间较宽敞的、无地板的房间,正好放置我们带去的家具和两个玻璃书橱。隔壁一个小间,住的是夫妻俩和一个孩子。他俩原在上海的出版社和书店工作,男的被划右派,因此我们成了同路人,彼此惺惺相惜,相处不难。另一家是房主,男的是本城一所小学的教师,对我们态度温和。还有一家是早从上海迁来的小生意人,男的在外地工作,女的是真正的家长一一唐金花。她极为热情,肯帮助人,是居民小组的组长。我们在中卫四年中,遇到许许多多困难,若没有她的相助,真是不堪设想。

   没想到,我们一家四口竟分住在三个地方。满子,你还记得吗?当你被分配在城里商业局运输股拉板车时你多少有点意外,但很快就释然了。你说这样也好,虽没有拉过板车,可以学嘛,而且整天同不太关心政治的工人在一起,精神上可以放松一些。又说,晚上的时间全是自己的,可以随意读读我们带去的书。但我却分配在离城十几里的一所小学任教,当然住在学校。大女儿列丽在本城中学继续上初中,住在学校。只有小女儿列音无人照顾,我只好让她同我在一起,她差一岁才能入学,经我申述学校让她上一年级学习。若周日学校没有安排其它活动,每周六下午我就带她进城回家。这是一家人团聚的好机会,我们会到饭店去啜一顿,那时中卫饭店供应尚可,鸡鱼鸭肉什么都有(只有回教馆不卖猪肉),还有著名的黄河大鲤鱼,价格都非常便宜。当我知道拉车队的队友对你很好,不断帮助你解决拉车的困难,我就放心得多了。但我有些不安:人家这样辛苦我们该怎样回报呢?你说,他们喜欢听故事,我就利用休息时间讲故事。谁知这样日后又构成你又一条新的罪状呢!

   我和小女儿在学校,不多久也就适应了一天只吃两顿极其简便的菜饭。生活虽艰苦些,总算安定下来了。而且当时那个姓陶的校长很人性化地关心我,要我放心工作,没有人计较我的政治问题。他知道我带的五年级这个班有几个男生常妨碍我上课,他就来坐镇听我的课。这一节语文裸真是秩序井然,没人乱动一下。下课后,他简单地向学生们说了两句话:这位吴老师,是我特地从上海把她请来的,她肚子里的“货色”掏一点出来给你们,你一辈子都享受不完呢!从此,班里的学生听话多了,同我相处融洽。可见这位陶校长威信很高,能体会外地来人的心情,而且说话幽默,语汇丰富。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县里小学教龄最长、也最能干的教师,可惜一两年后他就调到县里工作去了。

   我对中卫基本满意。我所接触到的农民都非常朴实、诚恳,农民的子女一一我的学生,一般都能认真学习,勤于劳动,在大风雪天都会赶来上课,一点没有南方孩子那种娇气。当然这是自然环境使然。像我就不行,在第一个冬天,我的手指、脚趾、耳朵都冻裂了口,我出门最怕的是风沙和大雪。有一次周六下午我带孩子进城回家,就遇上了小雪天,满子,你是知道的,这里城乡之间是没有交通工具的,只能步行。我们走了约一小时,孩子就大叫:我看不见东西了!我连忙抬起她的头,天哪!她双眼的上下眼睫毛全给冰碴粘住了。这时我不知怎么办,只有让她和我一齐搓手掌,使它产生热量来蒙住眼睛,同时我敞开棉衣让她的头靠着我的胸部,好一会儿她的眼晴才能张开了。满子,你说这些经历多有趣!当然我还是怕冷怕冻,但当我看到真正的“山舞银蛇,原驰腊象”的壮美景观,我又不由得产生一点自豪感:三十年前你们住在上海高楼大厦里的上海人,能看到如此壮观的大西北风光吗?此时我忽然想到了阿Q,阿Q精神藏在每个人的灵魂里,是一种调剂精神的单方啊!满子,我听你说过,你多次利用阿Q精神度过难关,是吗?

   我有一个问题想不通:中卫县正位于黄河河套地区,每片耕地旁都有沟渠,随时可引进黄河水,因此绝不会有旱灾之忧,也从未有过涝灾,土地又很宽裕肥沃,农民一向习惯“广种薄收”‘因为这样少花功夫收进的粮食,过去也够他们吃了,更有不花功夫就有收成的好条件:他们在山上随意撒下粟米的种子,不去管它,第二年到时候去收割好了,收多少并不在意,甚至到第三年还可收割些。一般耕地的肥沃也使我很惊讶,如种的大白菜,成熟后一棵竟有大型方桌面那么大!但为什么这些年农民生活还那么贫困呢?我班学生每学期交学费(学费由各班班主任代收)、有不少人家都很困难,有差额的学生就带上家里的鸡蛋来补足,按市价五分钱一个。我很同情他们,来者不拒,我屋里就堆上吃不完的鸡蛋,按市价5分钱一个,这价格比起上海来真是太便宜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